最新消息:

揭秘我军狙击手之王集训:边看血腥挖眼边吃薯条

香港皇冠体育 采集侠 浏览 评论编辑:admin

揭秘我军狙击手之王集训:边看血腥挖眼边吃薯条

  资料图:北京军区狙击手

  资料图:北京军区狙击手

  “追悼会也是你们的开学典礼”

  经过20多个小时的飞行,我们乘坐的飞机降落在哥伦比亚首都波哥大机场。除了前来迎接的驻哥武官屠法超和学院工作人员外,还有一支由30多名全副武装军人组成的护卫队,让我感到特别意外。

  屠法超告诉我们,哥伦比亚局势相当复杂,大约在50年前成立的武装力量FARC,是南美洲规模最大、历史最长的反政府游击队组织,同哥政府军经常处于交战状态,他们绑架政府官员、记者和平民百姓,残杀军队人员,时常在公共场所制造恐怖袭击,以此来给政府施压。他提醒我们在哥留学,一定要注意人身安全。说归说,大多数人都不以为意。对有人要上厕所小解,学校竟然让护卫队30多人,呈全包围式护送的做法,我们还觉得有点小题大做。

  因为担心白天行动引起反政府武装注意,天黑以后,学校才组织登车向校区驶去。满以为一天的紧张即将结束,我们坐在运输车车厢内很快昏昏欲睡。车辆行驶了不到半小时,一声枪响惊得我们睡意全无,紧接着从护卫队口中得知,头车遭遇狙击手袭击,处于车厢前方、始终站立警戒的一名哥军士兵中弹身亡。

  现场气氛顿时异常紧张。半小时后,在确定藏在暗处的狙击手已经撤离后,车队才继续前行。

  第二天上午,在牺牲士兵的追悼会上,校长马丁内斯指着骨灰盒说道:“死亡离每名军人都很近,怕死就不要来这里,为了保证你们的安全,他献出了自己的生命,这场追悼会也是你们的开学典礼,从今天开始,你们将接受最为残酷的训练,直到成为真正合格的狙击手。”距靶牌10厘米处观察300米狙击

  在标枪手军校的第一堂课上,教官佩特罗安排学员们在20分钟内完成一趟全副武装越野,而后用一整套战术潜行动作抵达射击地段,来不及调整,即刻展开狙击。学员需要在20秒内完成10次射击,打中300米距离上的8个移动目标才算合格。

  由于刚刚完成了高强度训练,脸上的汗水都来不及擦去,呼吸起伏不定,300米距离外只有人体头部大小的目标靶显得模糊不清。结果,几十名在各自国家被视为“神枪手”的学员们纷纷脱靶。

  “战场上,敌人不是死人,不会让你准备充分了再射击,你们这群傻子真丢人!”教官训斥道。紧接着,他将我们分成两组,一组站在靶牌旁边担任观察员,一组则在距离300米外的距离上对靶牌进行狙击,而后再互换训练。

  这是在拿大家的生命当儿戏!好多学员认为这种训练缺乏安全保障,不愿执行。但这依然挡不住佩特罗。他认为一名优秀的狙击手不单要具备应对战场环境的能力,练就“指哪打哪”的硬功夫,还要充分信任自己的战友,呵斥学员们继续执行,否则将被视为出局,面临淘汰回国处理。

  当我和其他十几名学员硬着头皮站在靶牌旁边,面对十几把狙击枪瞄着离自己不到10厘米的靶牌,大家都恐惧到了极点,很多学员都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。

  “一分钟,两分钟……”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,但就是不见枪响。我心里明白,对面的狙击手也很紧张,生怕伤着队友。

  “开枪吧,我相信你们!”我用西班牙语大声向对面的学员喊道。

  “砰砰砰……”随着一发发子弹出膛,十几名惊魂未定的学员才缓过神来。

  两个小组轮换后,因为我在两次射击中表现优秀,教官批准由我第二天担任被视为只有勇士才有资格胜任的擎旗兵。

  潜行通过满是粪便的污水坑

  标枪手学院注重对学员超常意志的培养,他们认为:“执行战斗任务时,狙击手必须从容面对各种挑战。”

  一次训练中,教官要求我们从一个满是粪便的污水坑潜到对面,不得露出身体任何部位、不能发出声响。站在臭气熏天的污水坑旁,学员们个个面露难色,频频作呕。

  几名外国学员当场表示坚决不愿执行。教官佩特罗一边用皮带猛烈抽打他们,一边轻蔑地说道:“蠢货,你现在有两个选择,要么放弃训练回国,要么来从这里潜行10趟。”

  其中一名学员最终还是放弃了,当时就被安排收拾行囊准备回国。

  “他永远也体会不到战胜自我的喜悦,小伙子们,你们还有谁像他一样自愿放弃,现在举手还来得及。”佩特罗站在队列前连着询问了两遍,眼见再没有学员愿意退出,他才组织大家继续训练。

  “不就是穿越粪坑嘛,只要克服了心理障碍,回去洗洗不就得了”,我在心底暗暗给自己鼓劲。

  开始训练时,我深吸一口气,眼睛一闭,第一个潜进了粪坑。由于粪坑长度近50米,虽说有了心理准备,但还是被污水呛了一下,大约20秒后,我终于从粪坑的另一端爬上了岸,吐出嘴里的脏水,抹掉脸上的污物,在其他学员们钦佩和吃惊的眼光中回到队列里。

  当天的训练一结束,学员们没有一个去饭堂就餐,大家冲进浴室,用肥皂反复擦洗身体,直到擦得身体发红才肯作罢。“动物吃过的东西都能吃”

  一次,我们携带单兵战斗装具,挺进学院所属托马斯训练基地,开始为期3天的强化训练。

  其间,学员们需要完成教官随时提出的训练内容。30千米耐力跑、攀越障碍、隐蔽侦察等高强度训练课目。到第二天天放亮时,已经一整天没有吃饭的学员们早已疲惫不堪,两名队员由于体力不支,栽倒在草丛中。

  早上8时多,我们接到通知:“这次训练未携带给养,但这个基地给养充足,有很多‘天然食品’可供大家选择,现在解散自行解决早餐,30分钟后原地集合。”

  我和两名外国学员一道,快速挺进基地深处,在森林中寻找着食物。时间很快过去了15分钟,原本想着找点野果充饥的我们,却发现这个森林里根本没有任何野果可以食用。

  如果补充不上给养,根本没有体力完成后面的高强度训练。正当我们三人为食物而着急时,我发现身边一颗腐朽了的棕榈树上有很多白色的虫子在移动,想起理论课上教官讲过的,棕榈树上的白色小虫子营养丰富,有很高的蛋白质含量,吃上五六个可以保证半天的营养摄取。

  我们决定以此果腹。理论归理论,但看着这个比指头还粗的白色虫子浑身都是坚硬的触角,真的让人心生恐惧。但一想到接下来面临的高强度训练,我还是用牙齿把虫子头部咬掉,将还在蠕动的整个身子咽了下去。

  顿时,一股淡淡的土腥味充斥整个肠胃,只感觉胃里如针扎般难受。顾不得太多,我们每人吃了三四条虫子,恢复了些许体力后,赶紧向集合点奔去。

  三天的训练结束,我在托马斯基地先后吃过野鼠、蛇、树根、草叶等十几种各种难以接受的食物,总结出“动物吃过的东西都能吃”的野餐心得,还受到了学院表扬。

  直面血腥场面,还要吃薯片
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
表情

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

网友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