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消息:

王宁:一生只为一片“瓷”

图片说说 七娃 浏览 评论编辑:admin

王宁:一生只为一片“瓷”

本报记者 张梦焕

20191104007195

20191104007194

王宁创制的药王孙思邈坐虎诊龙浮雕挂盘

10月18日,一则让人振奋的好消息从第十届中国宜兴国际陶瓷文化艺术节传来,我市中国陶瓷艺术设计大师王宁获得了由中国陶瓷协会颁发的“中国陶瓷艺术、设计、教育终身成就奖”。 

拿到这个奖项,今年已经78岁的王宁心里感慨万千,54年来,他几乎把一生的心血都倾注于此,为了让耀州青瓷重现荣光。2002年,王宁被陕西省人事厅评定为高级工艺美术师。2009年,陕西省工业和信息化厅授予王宁“陕西省一级工艺美术大师”称号。2015年4月,中国建筑卫生陶瓷协会公布王宁为“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”。从轻工美术设计专业的学生到庄里陶瓷厂从事设计工作,到铜川市轻工局指导全市工艺美术、耀州瓷设计,再到退休后创立“春牛画坊”工作室,王宁的一生都在与陶瓷打交道,他见证着耀州瓷从烧制技术失传再到复兴、发展的全过程。

协助研制失传800余年的耀州青瓷技术 

王宁的故乡在宝鸡风翔,浓厚的民间艺术滋养着他的艺术细胞,1960年,王宁考中轻工业部咸阳轻工学校(今陕西科技大学),学习轻工美术设计。5年后,23岁的王宁被分配到富平庄里陶瓷厂从事陶瓷美术设计工作,他先后担任彩绘组组长、设制组组长,成为当时厂里的第一代美工师。 

耀州青瓷,又称为青釉瓷器。青釉是我国使用最早,沿用时间最久,分布最广的一个釉种。耀州青瓷始于唐,盛于宋,胎薄质坚,釉面光洁匀静,色泽青幽,呈半透明状,十分淡雅,是北方青瓷的代表。但在明朝时期,由于战争等原因,耀州青瓷烧成技术失传,“白如玉、明如镜、薄如纸、声如磬”的耀州青瓷只能从出土的文物中看到。70年代,黄堡镇出土了一批耀州青瓷文物,一时间,对耀州瓷有所研究的人都开始试烧青釉瓷器。 

此时,仍在庄里陶瓷厂工作的王宁,结识了陕西省考古研究所所长、耀州青瓷专家王家广,经其鼓励,并配合王家广试制耀州青瓷,试成黄绿釉。不久后,王宁又结识了全国陶瓷界颇具影响的专家李国桢,并协助其最终试制成功已经失传800余年的耀州青瓷。 

在庄里陶瓷厂,王宁还曾用橡皮戳设计刻花型,弥补了当时花纸供应的严重不足。

两项试验获得国家发明专利 

工作调动到铜川轻纺工业局后,王宁开始指导全市工艺美术设计,包括民间年画、剪纸、根雕等。在陶瓷设计方面,王宁更喜欢雕塑。早年间,他曾前往无锡、唐山、宜兴等地参观学习,精进雕塑、刻花、剔刻等技术。 

1998年,陕西铜川中国耀州窑陈炉陶瓷厂为纪念世纪之交选题“世界杯”向社会广泛征稿,王宁设计的“地球天马瓶”有幸被选。“地球天马瓶”以梅瓶为基型,除采用传统的剔刻、划花外,还增加了高浮雕和圆雕装饰,造型庄重、挺拔、简洁大气。经研制开发生产后,“地球天马瓶”受到社会各界普遍赞誉,被誉为“世纪之作”“世纪杯”,并荣获杨凌农高会“后稷金像奖”。 

退休后,王宁于2002年创办了个人工作室“春牛画坊”。2003年,王宁相继试验成功耀州青瓷浮雕挂盘和耀州青瓷中国印,并于2008年获得国家专利。耀州青瓷浮雕挂盘,最显著的特点是刻花一边直入一边斜出,花纹规整、浮雕感强,釉色透明。烧成时,浮雕釉色浅,挂盘颜色深,立体感十足。王宁创制的毛泽东浮雕挂盘、“李白邀月”挂盘于2004年被陕西省工艺美术馆收藏,2007年,毛泽东浮雕挂盘又被湖南韶山毛泽东纪念馆收藏。此后,王宁又相继创制了“周恩来诞辰110周年纪念盘”和“四大伟人”(毛泽东、刘少奇、周恩来、朱德)纪念盘、玄奘纪念盘和药王孙思邈坐虎诊龙纪念盘。 

耀州青瓷中国印,由王宁独创的印章料烧制,此料在1300摄氏度烧炼后仍能自由篆刻。耀州青瓷印章料是利用耀州青瓷似玉,非玉胜玉的特点制成,釉色润泽晶莹,印纽易于雕塑,丰富多彩,精巧秀美。2003年,耀州青瓷中国印被耀州窑博物馆收藏。

别样设计展示耀瓷魅力 

从庄里陶瓷厂开始,王宁的一生都在和陶土、陶泥、刻刀等打交道,有时一坐就是几个小时,他沉浸在刀起刀落幻化出精美的造型中悠然自得,不知疲倦。对他来说,每一件艺术品的创制,都是放飞创意,与灵魂的对话的过程。对于走上“制瓷”这条路,王宁无不感慨地说:“走上这条路,对我来说,是机遇,也是命中注定吧。” 

2004年,王宁为陕西太白酒厂设计的“太白双酒壶”一经问世就成为陶瓷爱好者争相收藏的艺术珍品,与此同时,“太白双酒壶”还被该厂定位标志性产品,取名“神壶”品牌酒,投放市场。 

除此之外,王宁还创制了“彩画圆瓶”“彩画酒墩”等工艺品,将山水、花鸟、书法艺术融汇其中。每当遇到重大事件,王宁还会设计一些别样的陶瓷工艺品,他曾于2008年为奥运会设计过陶瓷会徽,为铜川友好城市韩国奉化郡设计过足球挂盘。 

在王宁的心里,陶瓷是他一生的事业。但让他遗憾的是,从耀州青瓷烧制技术恢复至今,耀州瓷“走出去”仍旧面临着产业结构不均衡、人才缺乏、科研力量不足、政策扶持力度不大的问题,这些都让耀州瓷无法在铜川转型发展中发挥出重要作用。

   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

    发表我的评论
    取消评论

    表情

   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!

    • 昵称 (必填)
    •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

    网友最新评论